1. 溫泉小說
  2. 張道一張之為麻汁不老
  3. 《天師:挖紫袍飛僵?拜龍虎祖師!創作編寫》 第1章
張道一 作品

《天師:挖紫袍飛僵?拜龍虎祖師!創作編寫》 第1章

    

《天師:挖紫袍飛僵?

拜龍虎祖師!

創作編寫》是作者麻汁不老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張道一張之為,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天師:挖紫袍飛僵?

拜龍虎祖師!

創作編寫》第1章免費試讀“怎麼回事?!”

咻!

一道破風聲突然傳來。

三清大殿中的眾人,立刻麵帶恭敬的回頭看去,微微拱手,鞠躬。

低沉沙啞的蒼老之音,充斥著莫大的威嚴,讓人從內心發自靈魂的恐懼和顫栗。

因為此人……正是天師府紫袍天師,張之為!

現任地表最強之人。

真正的無人之下。

萬萬人之上。

一身修為,放眼古今,仍是可以排的上號。

傳聞,老天師張之為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打的同輩中人無敵手。

一隻手鎮壓一個時代。

無數天纔在他麵前黯然失色。

縱然是他師父,上一任老天師也感慨萬千,聲稱張之為的修道天賦,曠古絕今。

數十年未出手的老天師,現在有多強……無人可知!

但僅僅憑方纔悄無聲息的出現。

便是能從側麵看出他的實力。

實在是無敵的很!

九位‘靈’字輩的紅袍道長,麵露驚色,竟是驚動了老天師出關。

看來九代祖師的牌位異動,確實非同凡響。

“方纔,九代祖師的牌位,忽的綻放出璀璨的九彩神光,根據古籍記載,九彩神光乃是九代祖所修的仙術,等同於是其本命真魂!”

“九彩神光消失,則生命消散。”

“九彩神光重現,則生命重燃!”

“而現在,您看……這九彩神光,熠熠生輝,蓬勃旺盛!!”

‘靈’字輩第一人,靈金道長轉過身,眾人也隨之讓開了一條路,正好露出矗立在中間,金鎏字體在燭光的映照下,燦然刺眼。

熊熊~熊熊~放眼其餘數十個牌位。

唯有正中間的九代祖師的牌位,泛起熊熊九彩神光,璀璨奪目!

好蓬勃的生命力!

“天……九代祖師已經死去了兩千餘年!”

“如今,他竟是複活了?!”

張之為瞪著銅鈴大的雙眼,白鬚顫抖,不敢置信的模樣,讓眾人更覺得荒誕離奇。

死去數千年的人……你跟我說複活了?

開什麼玩笑!

不信好吧!

根本不帶信的!

“能定位到老祖的氣嗎?

我們現在就去找九代祖師!”

張之為冷靜下來,目光落在靈金道長身上,急聲問道。

事關重大。

這可是我龍虎山天師府的第九代祖師!

當年可是大秦天子的師尊!

開國太師!

身穿八爪龍袍第一人!

其成就曠古絕今,無人能及!

縱然修為通天,也不羽化飛昇,犧牲自身,慷慨赴死,以半神之軀鎮壓整個極陰之地,困住所有邪祟!

可謂是四十八代祖師中,最強一人!

現如今。

老祖更是複活了。

是他們龍虎山天師府的頭等大事啊!

必須立刻找回來!

即便他張之為乃是世間無敵的存在。

但一些家族和宗門都不服氣啊!

畢竟。

他們覺得科學社會,講究的是科技。

你一個老道士即便是道法修的再厲害有屁用?

直接核平解決好吧!

算個毛線啊!

最多也就是表麵上的恭敬和恭維。

長此以往下去。

對天師府統領正道宗門是非常不利的一麵。

人心渙散。

世間大亂。

甚至有可能引起嚴重的災難!

若是此刻能來一位以德服人,輩分極高的九代祖師,那對天師府,對天下蒼生來說……無疑是一大幸事。

“找到了!

九代祖師當年留下來的玉牌!”

靈金道長從牌位下找到了一枚血凰青鱗玉佩。

裡麵封存著張道一的氣。

利用天師府的秘法,便可根據這縷氣追尋到其下落。

張之為立刻捏住玉佩,雙目迸射出金光,將手中玉佩打碎。

一縷氣縈繞在他指尖。

隨後,閉目凝神,沉入到天師度中,感應這縷氣的位置。

很薄弱!

非常薄弱!

還有一絲古怪?

有一種要和自己對戰的古怪?

但不影響跟著這縷氣去找到祖師!

“靈金,靈木,靈水,跟我走!”

“其餘人,鎮守天師府!!”

張之為大步流星,道袍一甩,飛速衝進了夜色中。

白髮白鬚,迎風晃動。

隨後。

三位紅袍道長隨之飛衝了出去!

速度很快啊!

幾十公裡對他們來說。

也就一兩個小時。

要說跑馬拉鬆,跑百米最厲害的,並不是現在那些電視上的運動員。

而是隱世不出的修道之人!

僅僅隻是一眨眼。

張之為就衝出了百米!

冇錯!

你冇看錯!

一秒百米!!

但世界紀錄是多少?

百米九秒五六而已。

這些紀錄,在外人眼中,猶如一個神聖不可侵犯,如天神下凡般的速度!

可在天師府眼中,不值一提!

……完了!

完了!

完了!

‘鐵山牛’心中惶惶不安,已經被張道一嚇的快要暈倒在地。

在看清楚張道一的著裝後。

還以為自己穿越了。

那一身龍袍,手中無刃黑劍,腳踩銀靴,頭戴國師令,腰繫玉佩。

就像是古代帝王,有一種莫名的浩大威嚴!

古老!

蠻荒!

原始!

卻又讓人心神顫栗!

直播間觀眾們在看見張道一後。

全都麵色驚懼,嚇了一跳。

霧草,這就是傳說中的殭屍嗎?

好威嚴的感覺!

真嚇人!

***了,實在是太嚇人了!

我要是站在他麵前,現在已經腿軟了。

這人該不會是哪一個朝代的帝王吧?

不對,它裡麵還穿了一件紫袍!

那是天師才能穿的紫袍啊!

什嘛?

這傢夥是紫袍天師?

開什麼玩笑,我查查……霧草!

真的是紫袍天師才能穿的啊!!

什麼鬼?

天師變殭屍了?

好他媽詭異!

怪不得那什麼黑驢蹄子,黑狗血都不好用了,你拿這玩意對付天師?

天師:這些玩意我是專業的!

你是打算用黑驢蹄子給我撓癢癢嗎?

拿黑狗血給我泡澡嗎?

說實話,牛哥你還是趕緊跑吧,現在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天師,還是殭屍!

看到彈幕上說的。

‘鐵山牛’嚇的雙腿發軟,哪裡還能跑的了,他感覺背後已經有一雙眼睛盯上了自己。

事實還真如他感覺的那樣。

呼…呼……陣陣陰風吹來。

襲過他的脖頸。

涼颼颼的!

‘鐵山牛’摸了摸,縮了縮脖子,忽然有感覺頭頂有點發涼,冷不丁朝頭上看了一眼。

空-!

空--!!

一張泛著詭異笑容的麵孔,倒掛在樹上。

身上衣袍竟是違背了物理學定律,並未受重力影響垂落下來。

就如同電影裡麵演的倒吊人一樣。

詭異的讓他心臟刹那間崩碎了般。

“***啊!!!!”

嗚嗚-!

嗚嗚-!

就在這時。

熟悉的安全感落在了‘鐵山牛’的耳中。

是鏡察司來了!

他們來救自己了!

太棒了!

天無絕人之路啊!

莫大的安全感包裹在了他的身上。

一輛輛閃爍著藍紅光亮的車,停在了山腰處。

呼啦!

呼啦!

數十手持槍械的警員,緩緩壓了上來。

“裡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被包圍了!”

“立刻停止一切動作,不準繼續挖掘!

否則罪名加重!”

“裡麵的人聽著,裡麵的人聽著……”隨著大喇叭的呼喊。

警員們漸漸靠近了洞穴。

‘鐵山牛’眼中大喜,剛想發出尖叫,卻陡然發現直播間已是好久冇發出聲音了。

低頭一看。

不知何時。

手機早就冒煙了。

張道一站在他麵前,微微一笑。

手中**玄天誅魔劍猛地一刺!

噗嗤!

‘鐵山牛’眼瞳一縮,心裡隻有一個念頭,誰他媽說冇有槍頭的槍捅不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