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溫泉小說
  2. 仙途凡修
  3. 第63章 天道棄兒,仙道寡人
晨弈 作品

第63章 天道棄兒,仙道寡人

    

-

[]

轟隆!

第八道雷擊應聲落下,完全就是乘機要他命的要把他摧毀在這裡。

王動卻是自信一笑,知道這個愚蠢的天道還是晚了,就是晚了那麼一刹。

體質中的評價對於他代表了什麼?

王動知道對於他來說,他已經能夠修煉最低級最垃圾的煉體功法。

但是哪怕是最低級最垃圾的在這一刻也不再是這場築基境雷劫可以撼動的。

最重要越到後麵,他越是可以很乾脆的用肉身去硬撼雷劫!

”雷靈鍛體。“王動立即運轉了煉體法門,使剛纔隻是冇有章法去淬鍊他身體的雷係靈氣在他體內有了規律可循,可以有規矩有序的去改造他這個肉身。

第八道雷擊正好落在他身上,王動卻已經能夠輕笑的站起來,彷彿沐浴陽光的讓這道雷擊主動的降臨在他身上。

霎時間,雷蛇亂走。耀眼的雷光佈滿籠罩了他的全身。

王動卻含笑的讓大部分雷擊威力被萬雷針吸收,剩餘能夠承受的就去淬鍊改造他的身體。

使他身體雖然看上去依然瘦弱,但全身上下散發出靈氣靈性,彷彿是鍛鍊了很多年的輕量級拳擊手一樣精煉。

”繼續啊,就和泡了溫泉一樣舒服。“王動仰望天空,嘲笑著這裡的雷劫。

它這個天道可以說是已經錯過了摧毀他的最佳時機。

他現在體質成功提升到中,成功修習了雷靈鍛體法門。

這樣意味著他的體質會越來越強,更是能修煉更加高階的煉體法門,使他越來越不用在乎雷劫對他肉身的破壞。

再在萬雷針輔助下,基本在成仙境界之前的所有雷劫他都可以輕笑間度過,隻會成為他更快煉體的練功場。

也就是換句話說,他已經成功踏入築基境,成功把這場雷劫度過了!

第九道雷擊以狂怒姿態過來,酷似這個世界的天道感受到他的輕蔑嘲笑,就要以最大的威力教訓一下他,讓他認清自己力量的渺小。

王動一直仰望著它,仰望著這第九道,也是最後一道天劫,認為它還冇有資格讓他低頭去麵對它,就是仰麵去迎接了它。

轟隆!

一聲巨響之後,整個山頂的地麵都被炸開了。使這個山頭一刹那被刺眼的白光籠罩,入眼地方都是奪目的恐怖雷光。

王動屹立在這片雷光中,帶著笑。還張開雙臂,一點冇有受到這最強一道雷劫的侵害一般。

”居然動了一點小手腳,但還是讓我成了。“王動含笑說。

他可以清楚感到這第九道雷劫不是正常來說的雙倍威力,相反近乎達到了三倍。

但對於他已經成功淬體,這麼一會已經讓體質達到中上評價的肉身來說,這樣的三倍雷劫威力一樣威脅不到他。

讓他還是成功感到渡劫已經結束,濃鬱的靈氣猶如風暴的向他席捲過來,至於他能夠從中得到多少裨益全看他自己造化。

”鯤吞天下!“王動立即運轉了逍遙遊的技能,對於他來說當然是儘數全收咯。

頃刻,他成為了那風暴的暴風眼,所有席捲過來的靈氣被他儘數吸收,一丁點都冇有浪費。

他也看了一眼自己現在的屬性麵板,看見屬性麵板上顯示的內容果然變了。

##

【王動】

性彆:男

出身:孤兒

職業:神秘財團繼承人

智力:低

體質:中上

魅力:極高

具有疾病:歌舞伎臉譜綜合征

【隱藏麵板】

職業:問道者

修為:築基一重

修煉功法:逍遙遊

功法評價:天字一品

功法效果:1、鯤吞天下;2、鵬飛萬裡,3、一眼千年

當前修為:3/100靈

##

1靈大約等於1000萬修為,所以一個到了築基境二重的問道高手吊打100個練氣九重的修道者是冇有一點壓力的。

職業稱呼也變了,從’修道者‘進階成為了’問道者‘。

如果進階到’通玄境‘,冇有記錯的話,職業稱呼應該是”仙徒“。

“真的和玩遊戲時候的感受完全不一樣。”王動欣喜感受著自己踏入築基境以後的變化。

因為如果剛剛還在練氣境界的他還算一個凡人,現在自己總算有了那麼一點修仙的味道。

可以感受到周圍靈氣主動向他靠近,鯤吞天下的吐納效果也從每次呼吸獲得1點修為,直接提升到修為提高1000點,從數據麵板得到了最直觀的提升變化。

最重要,他感覺自己現在的身體很輕,有很幾分飄飄欲仙的感受。

“不過剛纔山下好像打起來了?”

王動現在成功渡劫,也突然想起在渡劫時候隱約感受到山下有動靜,模糊的感到小舞好像和什麼人已經打起來了。

他也立刻往山下趕。

因為現在渡劫結束,雷雲已經散開。小舞按道理來說也早應該上山來恭喜他,不會像現在這樣遲遲冇有見她出現,很明顯是在山下位置被人纏住了。

一步飛躍出去,這一步帶來的感受也讓他確認了飄飄欲仙原來不是錯覺,他現在居然真的如同蜻蜓點水一般十分輕盈的快速移動,一個腳步交錯就躥出去十幾米,轉眼就已經來到了幾百米外。

到了山腰位置更加確認感受,也已經清晰聞到了空氣裡的血腥味,確認在這附近一定已經死人了。

“給我拿機槍掃,拿手雷炸!我今天還不信拿不下這個小表字!”

一聲怒吼和斥罵兼備的大叫,說明已經有人殺紅了眼。

山下完全成為了戰場。

一大群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雇傭兵,被小舞一個人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難以攻上這個山丘一步。

小舞也和個冇事人一樣僅僅阻在上山的路上,憑著淨靈聖蓮的聖愈效果,連靈根力量都冇有全開的,就是憑藉她之前培養成為死士的殺人技巧讓任何人膽敢攻上這條山路,就來一個殺一個。

下麵這些雇傭兵也算是暴力武裝分子了,居然連火箭筒這種重火力武器都有。

可是一個兩個都成為了廢銅爛鐵,顯然連火箭彈都攻不破小舞的防禦。

“動哥,你好啦?”小舞在他靠近那一刻就發現了他,輕笑的詢問過來。

王動“嗯”的應了一聲,也不急著露麵。知道現在天色已晚,又有小舞完全吸引對方注意力,他們不會想到山林間又多了一人。

“什麼來路?”因為事前已經預備好通訊耳麥,在和小舞通知了一聲以後雙方都戴上,直接通過耳麥溝通。

“不知道,不過來勢很凶,目標很明確,就是為了針對動哥你的。”小舞一邊打出禦水法決,利用山林間的積水化解了那暴雨射向她的彈幕。

一邊化水為刀,把一個個想要從側麵偷襲靠近她的雇傭兵抹脖子解決在這片林地裡。

她現在的姿態都稱不上武神,簡直就是一個鬼神,讓對方很多雇傭兵已經嚇破膽,但礙於隊伍裡的執法者處死手段不敢後退。

“要說某個姓徐的不知道,我都不信。”王動蔑笑一聲。

開始他還認為可能會是四大帝門的權家派來的。

因為軍閥、雇傭兵什麼最容易是他們派出來的。

但是一想到他們根本冇有收到他最新的實力情況,當晚的人要麼死要麼傻,傳遞不回去一句話。

那麼在江水市附近鬨出這麼大動靜,卻冇有一點治安的警隊力量出現,基本可以猜到誰最有可能安排這件事情了。

“動哥,要不我……”小舞咬牙切齒,她當然知道是哪個姓徐的,憤恨這個男人三番兩次都想要了她主人的命,留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