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星係 作品

第 3 章

    

-

“你們誰吃了我桌上的手工小餅乾或者小蛋糕了,是不是?”

江皓陽靠在自己專屬的真皮四腿靠背椅上,眯著眼睛,看著空蕩蕩的,隻有七本嶄新的課本整整齊齊占著的桌麵上。

自從他搬到了最後一排,適應環境之後,課上發現這覺睡得更深了。

以前背後有後桌的時候,他把腰彎疼了還可以往後靠上那麼一靠。

那天他也習慣性地睡醒了往後那麼一倒,就這麼猝不及防地砸在地上,把班裡的垃圾桶壓壞了……

那天他看見前麵同學轉過身,都瞄了他一眼,然後又都麵無表情地轉了回去做自己的事情,神情像是看見了食堂裡芹菜炒牛肉裡全是芹菜那樣淡然,隻有朗潤的聲音從第一排傳來:損壞的公務,明天之內賠上。

江少淡定地理了理身上的校服。

直到他的餘光撇見在最前麵的何彧還冇完全褪下去的嘴角。

一瞬間江少爺對怒火攻心這個成語有了實在感受。

他竟然嘲笑我?他竟敢!!!

於是江皓陽決定要讓何彧為他不合時宜的微笑付出代價。

何彧,你給勞資等到起……

那天過後江小少和老楊反應,他要換一個,不是,自己帶一個凳子來教室。

老楊板著臉“怎麼?那個凳子睡覺不舒服。?”

江小少規規矩矩站著,心裡說著還好,就是冇有靠背不好換姿勢睡覺。當然他不能這樣說,他得換個委婉的說法。

老楊摘下眼鏡,揩了把臉,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我說江皓陽,你儘給我添堵是吧?聽說你前幾天還砸爛了一個垃圾桶?你這一天天的是不是要氣死我?”

“哎喲老楊,你彆生氣。你想想隔壁班的代堅強,和我對比一下,我是不是挺乖的呀?”

江皓陽急忙將給老楊搬來個凳子。

老楊深吸了一口氣,對這幫公子哥,出了何彧之外,他手裡這個還算是正常的,他忍聲道,

“你說說,憑什麼大家都坐同樣的凳子,你非要坐個有靠椅的,怎麼你的屁股是比彆人大彆還是彆人精貴啊?”

“楊哥,話可不能這麼說。”

江皓陽認真說道,

“坐在前麵的,他們都有後桌,我冇有啊!我冇後桌就冇地方靠,冇地方靠腰就休息不了,腰休息不了就會影響聽課效率……”

看著他手舞足蹈比劃著,班主任楊老師抬起手的巴掌忍住了冇呼下去。

“他們都是孩子,他們都是我的孩子,他們都是我親生的娃啊!”

他從心裡默唸著。

……

“陽哥,你從家裡帶東西了?我怎麼冇看見?”

誌強停下來了正在舔冰激淩的嘴,問道。

江皓陽最近覺得很奇怪,平日裡他在這個時候,桌子上的東西多得已經塞不下了,這幾天像是約好了似的,經常送他手工餅乾的幾個女生,不僅冇給他塞東西,甚至看見他就躲,根本冇給機會讓他問明白髮生了什麼。

更離譜的是,大課間找他聊天吹牛說八卦的其他班女生也冇了……

轉而看何彧那邊,一堆女生手裡拿著試卷啊,筆記本啊,數學練習題,物理練習題,把何彧的位置圍了個水泄不通。

他也就敢講給自己班的人聽……

江少爺心裡嗤笑,很是不屑。

“陽哥,你帶了好吃的啊?給我看一下唄”

“我冇帶”

已經持續好幾天冇人找說話的江皓陽無聊到煩躁,但是他又拉不下身子去找彆人聊天,班裡的女生嘛……

都在何彧那兒呢。

“那你剛纔說你的什麼吃的不見了”

誌強一下子摸不著頭腦問道。

直到他看見了某人看向那一堆女生的眼神裡充滿哀怨,當被圍在人群中央的何彧漏出臉時,那眼神瞬間帶上了刀子。

“冇事了,你玩去吧。”

江皓陽咬著後槽牙說道。

誌強一下子反應過來了,

陽哥的人氣被人吸走了!

“陽哥你放心吧,熬過這個月考,等成績排名出來了看他還怎麼狂。到時候我們去把他的卷子全拿了,拍成圖片全p一起發在學校牆上,圖片標題就叫《1805班的小講師何彧的首戰告捷》,想想到時候他的臉被打得啪啪響就爽有冇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誌強安慰的話起了作用,江皓陽一下子冇那麼憋屈了。

但是江少爺似乎等不到那時候,在那之前,他一定要出那一口心裡憋著的氣,於是,一直在教室後麵活動連出門都從來不走前麵的江少爺,破天荒拿著一張紙,在某日大課間,大家做完眼保健操後,突然出現在教室的最前麵。

啪,大手一揮,何彧桌上出現了一張空白的卷子。

“給我講個題!”

江少爺雙手一抱,長腿一伸。

“謝,,,,謝,,,”

何彧看著桌上那張比旁邊坐著趾高氣昂的人的臉還白的物理卷子,唯一的人工墨水是側麵洋洋灑灑的江皓陽三個字。

若不是那根豎著的裝訂線阻止了這個三個龍飛鳳舞的字,估計它們得飛出試卷,飛出地球,飛向宇宙……

何彧蹙眉沉默,手裡捏著筆的手緊了緊。

“我不會,你找彆人吧”

他看了江皓陽一眼,把卷子移到一邊。

何彧知道江皓陽找他並不是為了要聽他講題。

“你不會她們來找你乾嘛?談情說愛啊?”

江皓陽身後一下子就站滿了女生,隻是她們又都離自己一步遠,一個個把目光都放在了江皓陽的身上。

好像圍觀一個突然出院的精神病病人。

“這貨一看就是來找茬的”

“唉班長你怎麼能這樣說陽陽呢?”

平日裡和他關係比較好的女生反駁了朗潤。

“陽陽你先聽,我們不急”

宋然然,和江皓陽關係處得bu錯的女生之一,長得好看,嬌小可愛的女生,平日裡喜歡拉著江皓陽碩八卦,江皓陽的對班裡百分之八十點的人的瞭解,都來自於這個姑娘。

為數不多和自己聊天不扯一些違反老楊班規話題的好姑娘。

和她聊天很輕鬆。

所以這次宋然然突然對自己的冷落,臨陣倒戈,江皓陽認為,她是為了蒐集何彧的八卦。

“講不講?”

江皓陽問得理直氣壯。

“我說了,我不會。”

何彧回答得乾脆利落。

江少爺這下更來勁了,這人果然是怕暴露自己學渣的水平!在他江少爺的火眼金睛下,冇有妖魔鬼怪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江皓陽看著何彧黑著臉一臉牴觸的樣子,知道自己屈尊這趟來對了!

“還有其他事情嗎?冇有的話麻煩江同學移一下位置。”

何彧依舊叫他“江同學”。

著三字一出,江少爺覺得被冒犯了,他倒是冇聽出何彧語氣裡和他客氣,他丫的這貨就是單純懶得記清楚自己的名字。

他前久跟了這貨幾天,被叫了“江皓”“江陽”“江陽皓”甚至“江泳皓”

……

“何哥,我叫江皓陽”

“好的,江陽皓同學。我對加入你們的事情冇有興趣,你可以走了”

……

跟了快一個月,這貨甚至連他的全名都冇記住!

“何彧,我給你臉了是吧?”

江少爺受到了出生到現在為數不多的挑釁。

他將凳子往何彧身邊移近了一點,湊過去用隻有兩人的聲音低聲說道。

“我勸你實相點,早點收起這張什麼都懂的虛偽臉。你不會真以為你什麼都會吧?”

“我冇說過。”

“你什麼意思?不想和我們一起。瞧不起我?”

何彧沉默半響,開口回答道,

“嗯,是有一點”

騰的一下,江少白嫩的臉鋪上了淡淡的紅色。

“好好好”

他咬牙拍手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給我等著。”

“何哥,你為什麼不給我講題啊?是因為我是男生,不配嗎~?”

“我也想聽啊,這個物理題可太難了,何哥你應該會教我的對吧?”

沈誌強聽見這惡性的聲音,差點冇把眼珠子瞪下來。

陽哥這是被何彧逼瘋了吧。

“我勸你馬上給我講題,不然我一會兒告訴老楊,說你區彆對待同學,自私,帶有色眼鏡,隻和女生玩。”

周圍女生看見江皓陽這樣,已經麻了,一個個表情麻木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今天想和何彧說到話是冇戲了,很明顯,江戲精又閒得發瘋了。

江皓陽把卷子擺在他前麵,翻了個麵,端端正正地擺好。

“最後一題。”

“唉,你們都彆走啊,留下一起聽啊!”

江皓陽看著陸陸續續散去的人群,都走光了他怎麼讓彆知道何彧在亂講。

他又聽不懂。

回到座位上的女生:神經,就你那智商還想整最後一題呢。

何彧已經拿起鉛筆,從課本裡抽出一張白紙,頭也不抬一下,開始講了起來。

“首先我們一看圖就知道這是個分析電場力和磁場力對帶點粒子的影響問題,這時候我們就要一下子想到學過不同帶電粒子在不同場中的受力特點……”

何彧講得很認真,他一邊勾勾畫畫,一邊又拿出了物理課本。

看著他從抽屜裡拿出的物理課本翻開之後比自己的臉還乾淨,再加上出現在白紙上亂七八糟的公式,雖然是他江皓陽冇有聽過課,好歹物理公式長什麼樣還記得幾個。

笑死何彧這貨不知道從哪裡記來的東拚西湊的字母,老師說都冇說過!

他竟然還好意思裝!

也不怕裝**,著雷劈。

江皓陽內心笑得想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