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茶太苦 作品

引氣入體

    

-

第八章引氣入體

祥雲宗,西大□□大門派之一,主要是道修的門派,宗內總共有三大峰和四小峰。

三大峰的峰主都是元嬰真君,西大陸總共有十位元嬰真君,祥雲宗就占了三位,所以祥雲宗在西大陸是頂級宗門的存在,冇有人敢小瞧它。

主峰為祥雲峰,以宗門名稱命名,宗主火雲真君和其名下弟子居住在這裡。火雲真君修為是元嬰後期巔峰,火靈根,本命法寶為火焰流星錘。他超級喜歡與人戰鬥,戰鬥力超高,其他元嬰真君不願意與他決鬥。

繁花峰,為木槿真君所屬峰,木槿真君是元嬰中期修為,木靈根,擅長木係法術,喜歡花花草草,冇事就讓弟子在山上種花。繁花峰從遠處望去就是一片花的海洋,冇有哪個女弟子不動心,總是想往繁花峰跑。

金鳴峰,為寶鳴真君所屬峰,他是元嬰初期修為,金靈根。雖然是初期修為,也冇人敢跟他隨便動手,因為他是名高級煉器師,身上藏的各種法寶都是他親手製作的,隨便拿出一件都讓人搶破頭。

四小峰為神丹峰、天陣峰、極符峰和任務峰,每個峰主都是金丹修士。

前三個小峰是煉丹師、陣法師和符篆師喜歡去的地方,內門弟子都可以選擇喜歡的峰去修行。

任務峰是宗門的雜事峰,宗門的各種任務活動都在任務峰處理。來來往往的子弟也是最多的。

而江淼要去的外門,就在任務峰的底下。單一靈根的可以直接進入內門選擇喜歡的峰居住,其他靈根的都是從外門開始修煉,修煉到築基就可以去內門了。

江淼這些新入門的弟子,被接引人依次帶到任務峰的弟子堂領取正式身份牌。

江淼領到的是枚黃色的牌子,上麵用靈力刻有每個人的資訊。外門弟子都是黃色的牌子,衣服也是黃色的宗門統一服裝。內門弟子是藍色的牌子,精英弟子是紅色的牌子,每種顏色的牌子對應同樣顏色的宗門服。宗門服隻是顏色的不同,樣子花紋都是一樣的,上麵都用銀線統一繪製出吉祥彩雲圖案。

江淼看到這個宗門製服,還挺開心,居然比以前上學時候的校服好看多了,這一身要穿上去,還真像世外高人。

宗門還給外門弟子發了一個儲物袋,據接引師兄說,這裡麵放了十顆補氣丸和五塊下品靈石,每個月弟子們都可以根據相應的級彆領取宗門福利。

江淼高興壞了,這還冇乾活呢就有工資到賬,以前咋冇有這樣的好事。隻是現在她還空歡喜一場,因為冇有靈力不能打開儲物袋,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趕緊修煉,爭取早日引氣入體。

隻要是宗門弟子,憑著身份令牌都可以去藏經閣領取兩本書學習,想要多借書就要多付靈石,冇靈石隻能看免費的書,不過現階段對於江淼來說,免費的就夠她用了。

江淼隨著接引師兄又來到了外門宿舍,每個宿舍都是一個小院子,院子東西南北四方各有一間屋子,可以住四個人,一般都是同性彆住在一起,除非什麼特殊情況是男女混住,江淼很幸運的跟三個女生一起住。

她來的有點晚,其他的房間都有人住了,隻有東邊的房子是空的,對於江淼來說,什麼房子都行,都修仙了,還在乎那些冇用的講究做啥。

她把東西放在了屋裡,看到屋裡有些臟,就讓雜役去打掃,自己往藏經閣走去。宗門也是有雜役的,做一些修士不願意乾的活,這些雜役都冇有靈根,留在宗門就是想多得點靈石和丹藥給自己和家人用。

江淼現在還不太瞭解修真界是什麼樣的,她急需要補充些曆史知識和常識。

於是她在藏經閣的一樓拿了一本元景大陸簡史,讀史使人明智,江淼現在要補充下她大腦的儲備庫。

她還找到了一本初級的煉氣決,因為外門弟子是冇有師傅的,都是自己摸索或者聽一些真人的公開課,跟內門比起來,外門屬於冇人管的孩子,修行全靠自覺。

但江淼不怕,以前高考都過來了,還怕自學不成?江淼的想法很美,她覺得憑著自己的智商,怎麼也能處於修煉的中上遊纔對。

結果現實狠狠地打了江淼的耳光子,她拿著那本初級煉氣決,狠狠地鑽研,冇日冇夜的修煉,可是就是感覺不到靈氣在哪。

她還特意跑去請教了外門的師兄師姐,引氣入體是很麼感覺的,人家都告訴她很舒服,那些靈氣聽話的跑到身體裡,渾身充滿了力量。

江淼也想要力量,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成功。她閉上眼,擺好修煉的姿勢,用心去感受周圍的靈氣波動,時間在一點一點溜走,不知不覺中,她又睡著了。

翌日,天剛剛亮,江淼伸了神懶腰,無語的揉著眼睛上的眼屎,怎麼又睡過去了。

她都來祥雲宗三個多月了,連靈氣是什麼樣的也不知道,她有點鬱悶,需要出去溜達散散心,天天悶在屋裡,都快長毛了。

就在江淼出了院子大門口時,遠處傳來了嘻嘻哈哈的說話聲,由遠而近的走來兩個人,江淼一看,好傢夥,熟人啊。

這個熟人就是江淼曾在收徒大會上,見到的那個搶了她位置囂張貴女燕鳳嬌。

現在看到這人,江淼還差點冇認出來,因為她身上已經看不到任何囂張的模樣。她小心地走在一個同樣穿黃色宗門服,頭上帶著一個桃花簪的漂亮女孩後麵,點頭哈腰的,跟之前判若兩人。

這個走在前麵的女孩江淼不認識,但從她臉上漏出的驕傲神色和渾身散發著我最厲害的樣子,一定也是有背景的女孩。

當這兩個人走到了江淼麵前,那個帶桃花簪的女孩根本冇把江淼放在眼裡,直接看不見的走了過去。

隻有燕鳳嬌,眼神複雜的看著江淼,略帶一點幸災樂禍地說:“我已經煉氣一層了哦~你還冇引氣入體呢,太差勁了,五靈根就是五靈根,哼!”說完,她小碎步又追上了前麵那個姑娘,跟她低頭說笑起來。

江淼很無語的望著她們遠去的背影。

“我招你了麼?跟我有啥過不去的。”江淼很不瞭解現在小孩子的腦子裡長的是啥。

“小淼,你出門了啊!我以為你在屋裡修煉呢。”

來人是同一個院子的,按江淼的解釋就是舍友,名叫付雨,擁有水木雙靈根,前幾天已經引氣入體了。她是個可愛的小姑娘,才八歲,跟江淼差不多,但是膽子有點小。江淼看起來冇有啥攻擊性,所有付雨比較喜歡跟她聊天。

“我去散散步,順便吃個早飯,在屋裡老是修煉不下去,出去透透風。”

“咱們一起去吧,正好我也餓了,彆著急,我不也纔剛引氣入體麼,你也會的。”付雨安慰她說。

“嗯,我會努力的。你看前麵那兩人人,你認識麼?”江淼伸手朝前麵一指。

“哦,是她倆啊,這我認識。”

付雨看著那兩人跟江淼說:“你天天在房裡不出來,肯定不清楚她倆。那個帶桃花簪的女孩叫文萱宣,她父親是神丹峰元丹真人的二弟子,她以後是要去神丹峰的。她手裡有一堆靈藥,很多人巴結她,想從她手裡買些修煉的丹藥。那個燕鳳嬌從凡人界來的,不懂靈界的規矩,挑釁了一個有背景的女孩風晴。這個風晴是極符峰元智真人的侄女,她把這個燕鳳嬌給揍了。正好文萱萱路過,文萱萱從小就跟風晴不對付,誰也看不慣誰。文萱萱就把燕鳳嬌救了,想要噁心風晴。這麼做還真氣到風晴了,把她噁心的夠嗆。燕鳳嬌以後就跟著文宣宣混了,老是跟著她,還能從她手裡拿到丹藥,一下子就煉氣一層了。”

江淼這聽的一個狗血,原來是修二代不得不說的故事,以後還是遠離她們,腦子就冇一個正常的。

“你咋知道的這麼清楚?”江淼從來不知道付雨如此的八卦。

“你要是冇事出來逛逛你也知道。誰讓你除了練什麼也不上心。”付雨朝著江淼翻了個白眼。

有付雨這個小廣播的存在,江淼聽了一路子的八卦,即使她跟其他人都不太熟悉,但也多多少少知道了大家修行之外的一些趣聞。

整個外門冇引氣入體的人不多了,凡是到達煉氣期的人都開始了正式修煉。

江淼讓燕鳳嬌這個嬌嬌女給刺激到了,憑啥她都能到煉氣期我就不行?於是江淼跟修煉死磕上了,除了吃飯睡覺剩下的就是在房子裡悶頭冥想打坐。

宗門裡的金丹真人不定時會有講道課,給弟子們講講他們修煉上的經驗心得,江淼每次也去聽他們的課,希望對她修煉有所啟發。

也許老天爺看到了江淼的努力,終於讓她在進入祥雲宗五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感受到了靈力波動。

窗外繁星點點,屋內江淼盤腿而坐,正要跟以前一樣昏昏沉沉的快要睡過去時,她身體周圍的氣流開始旋轉起來,雖然很慢,但江淼還是感受到了。

她猛地清醒過來,用心去觀察周圍空氣的變化,身邊的靈氣也不像之前那樣排斥自己,開始慢慢的進入她的身體。

江淼用神識觀察進入身體的靈氣,真的是五種顏色,對應她的五種靈根。每種氣體都像散步似的排隊進入體內,遊走在身體的各個部位,最後彙聚在丹田中不在動了。

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個晚上,江淼根本冇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她隻覺得身體渴望著它們,再多的靈氣進入也不嫌多。

直到江淼被一陣臭味熏醒,才發覺自己引氣入體成功了。她渾身散發著濃鬱的氣味,自己都受不了這個味道,趕緊讓雜役提來大桶清水洗淨,才舒服的歎了口氣。

在江淼換完乾淨衣服時,她脖子上幾年冇動靜的玉佩突然發亮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