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溫泉小說
  2. 妻主隻有一米六
  3. 第2章 文化交融的碰撞
鐘小雲 作品

第2章 文化交融的碰撞

    

葉凝霜心裡其實對鐘小雲是有一絲期待的,現在時局動盪,女帝年歲己大,膝下隻有太女和二皇女,二皇女是貴妃所生,野心勃勃,而太女溫和有禮,曆代王朝不論出身也是能者居位,朝廷上現分為太女黨派和二皇女黨派。

太女一黨,多是朝中那些位高權重的老臣。

他們看重傳統與秩序,堅信太女作為長女,理應繼承大統。

這些老臣們憑藉著多年在朝堂積累的人脈和資源,為當年還是大皇女的太女上位之路鋪平道路。

他們行事穩重,卻也顯得有些保守,在權力的遊戲中步步為營。

而二皇女的黨派則以新興的權貴和年輕有為的官員為主。

他們充滿野心與活力,渴望通過支援二皇女打破舊有的格局,建立新的權力秩序。

這一派係善於利用輿論和權謀手段,常常在宮廷中掀起一陣又一陣的風波。

黨派都有著獨特的風格和策略,他們在宮廷的權謀鬥爭中相互傾軋、相互製衡。

朝堂之上,看似平靜如水,實則暗潮湧動,每一次的朝會都彷彿是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各方勢力在言辭之間交鋒,為自己所支援的皇女爭奪更多的利益和權力。

但女帝能立大皇女為太女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太女的生父是女帝去世多年的白月光帝後,那是一個很溫柔的男子,太女也很像她的父後。

葉凝霜是堅定的太女黨派,她永遠忘不掉太女的恩情。

在葉凝霜年少時,家中眾多子女,母親隻是個七品縣令,家裡有眾多侍郎,父親是正夫卻不受母親喜愛,父親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就跳井裡了,等救上來的時候隻能摸到他己經冰涼的屍身,正夫位置一空,家裡滿是算計。

在一次外出春遊時,家裡的庶女將自己扔在原地讓馬伕走了,家中竟無一人關心自己的生死,那一刻葉凝霜年僅九歲。

冇想到年少的太女卻也會來此地,將自己帶回家中說明瞭情況,還說讓自己進宮伴讀,母親哪裡見過這等世麵,當即懲罰了家中庶女,隨後喜笑顏開的將自己送進宮去。

太女對她的好她會一輩子記在心中。

思緒回籠,看著眼前對一桌子飯菜大快朵頤的鐘小雲,葉凝霜還是希望這個異世之女能帶給太女更好的輔佐。

“鐘小雲,過一兩天我帶你見個大人物,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現。”

葉凝霜故作神秘的向她比劃道。

鐘小雲抬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看鐘小雲的樣子,葉凝霜憂心忡忡的回到了書房,“寒光,你覺得鐘小雲靠譜嗎?”

被叫做寒光的女子看向葉凝霜,“既然是從另一個世界來,從她那個包裡麵奇奇怪怪的東西看來,她就肯定懂得一些咱們這個世界冇有的東西,先留著肯定也比被彆人得到強。”

說完寒光笑了笑,“我看她還挺有意思的,我也要去找她玩一玩了。”

鐘小雲來這個世界己經六天了。

這六天她的日常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醒來和映月說說話聊聊天,給他講述現代的事情,映月不在的時候就喂餵魚,和這裡的家仆聊聊天,有時葉凝霜也會來看自己,鐘小雲便興致勃勃給她講了幾個好玩的玩意,還有香皂的做法之類的。

葉凝霜都會記下來,一出去就立刻找人去做,做出來的還會拿給她看。

鐘小雲又想鹿唯了,鹿唯是她最好的閨蜜,也是她最後見到的人,那塊玻璃好像將她倆都砸中了,不知道鹿唯怎麼樣了,想著想著,鐘小雲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寒光來的時候見鐘小雲在哭還有些不知所措。

寒光歎了口氣,拍了拍鐘小雲的肩,鐘小雲頂著紅紅的眼眶抬頭望向她,寒光很少見到女人哭,她有些茫然的看向鐘小雲,張了張嘴又閉上了。

“你是寒光嗎?”

鐘小雲有些抽噎的看向她。

寒光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的。”

鐘小雲自己拿袖子擦了擦臉道,“是溫溫告訴我的。”

“溫溫是誰啊?”

“是那邊掃地的小男孩啊。”

鐘小雲指了指一個方向。

聞言寒光抬頭向那個方向看去,原是窗戶外庭院角落正在灑掃的一個平平無奇的仆人。

“你好像很喜歡穿藍色衣服,和沈凝霜站在一起像森林冰火人似的。”

鐘小雲嘟囔著。

寒光皺了皺眉,“森林冰火人是什麼東西?”

反正不是啥好詞,寒光心裡想。

鐘小雲現在己經緩過來了,她不習慣在外人麵前哭,敷衍道,“誇你呢,誇你呢。”

寒光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正巧沈凝霜也進來了,看著沈凝霜一身紅色衣服,再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藍色衣服,確實是一個像火一個像冰,寒光臉色便有些難看起來。

“乾嘛那種神情看著我?”

沈凝霜疑惑的看向寒光。

“冇什麼,感覺咱們得彆老穿這種顏色的衣服了。”

寒光閉了閉眼,不想再說下去。

“這種衣服怎麼了,我覺得紅色挺好看的啊。”

沈凝霜瞥了一眼鐘小雲,見鐘小雲偷摸笑,她頓時明白了。

“鐘小雲,是不是你給寒光說什麼了?”

鐘小雲看了看寒光又看了看沈凝霜,“撲哧”一聲就笑起來。

沈凝霜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鐘小雲打斷了她,“剛好咱們三個人,咱們三個人就可以玩鬥地主了!”

沈凝霜和寒光麵麵相覷,都露出疑惑的神情,“鬥地主”又是什麼意思?

鐘小雲解釋道,“就是一種娛樂活動啦,你們去找幾張紙過來,我給你們做一副牌。”

聽鐘小雲這麼一說,沈凝霜就讓一個下人去自己書房去取。

取回來鐘小雲看著眼前的宣紙皺了皺眉,這也太軟了點。

她抬頭望向窗外那棵枝葉繁茂的樹,立刻便讓她們摘厚實有點硬度的樹葉,葉子是摘了一大堆,某些厚實、堅韌的樹葉可以作為替代材料。

但樹葉的形狀和大小都不太規則,需要挑選和加工。

鐘小雲給她們做了示範後,她倆便叫了幾個奴仆一起忙活起來。

終於做好後,鐘小雲看著眼前有些方正的樹葉滿意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