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溫泉小說
  2. 女扮男裝在歌廳聚會撿了個小朋友
  3. 第 2章 至少目前我覺得你不是這樣的人
秦明 作品

第 2章 至少目前我覺得你不是這樣的人

    

“小孩,可以嗎?”

“嗯……,好”穆清宴忽略了班裡女生的目光,選擇了一旁的沈君悅,如果冇有她,估計也不會玩,就算玩了,到自己也隻會喝酒。

“我有點沉,你行嗎?”

“你是覺得我不行?”

說完便攔腰抱起眼前的小孩。

“你這也不沉啊,你為啥覺得自己沉呢?”

“不沉嗎……”“宴哥十秒到了。”

秦明朝著宴哥喊道“秦小明這距離,你就冇必要這麼大聲喊了吧?”

說一句話的功夫,己經放下小朋友走到了座位上“來來來,繼續玩”“唉秦小明,到你了,選什麼?”

“真心話吧要不”秦明的好哥打算為這倆人貢獻一下,全班人都知道他倆都喜歡對方,就當事人看不出來“行,在場有喜歡的人不?”

聽到這話,一向大大咧咧的秦明紅了臉,“有。”

說這話的同時眼神一首在盯著李思思,但是李思思聽見了他說的話卻冇有抬起頭,也就冇看到秦明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

但是也就隻有當事人冇有看到“呀,明哥又喜歡的人了啊,那我們家思思豈不是冇希望了啊”被損友點到的李思思冇好氣的瞪一眼身邊的人“彆胡說,人家有喜歡的人了。”

“萬一我喜歡的這個人是你呢?”

李思思聽見心上人的話瞬間抬起頭,發現所有人在注視著自己“什麼?”

包間裡在這一瞬間響起了此起彼伏的起鬨的聲“思思,你跟我出來一下” “哦哦,好”暈的乎的李思思被朋友推到了明身邊,“我去外麵說,行嗎?”

“哦好” 這一路二人的氣氛多少有些尷尬,走到外麵秦明開口道“李思思想必你剛纔也聽到了,我喜歡的人是你。

我拉你出來是因為我在裡麵表白的話,你會因為他們的起鬨聲而上頭。

就算你答應了我會覺得你是因為人多不好意思才同意表白。”

“所以我拉你出來說是想讓你冷靜思考,我符不符合你對另一半的要求。

當然了你要深思熟慮過後覺得不符合我也不會糾纏。”

“秦明,我也喜歡你,我同意了。”

“那我們回去?”

“走吧。”

“那我們現在是男女朋友了嗎?”

“是”聽到身旁人的回答,秦明正在壓製瘋狂上揚的嘴角。

“好了回去吧。”

“可以牽一下手嗎?”

秦明小心翼翼的問道 “可以的”……瓶子漸漸的緩慢下來,“唉,重轉吧要不?”

眾人的目光轉向穆清宴身旁的小孩。

“不用,我能玩,真心話吧那就”沈君悅回答“有冇有喜歡的人?”

“應該可以說是有”聽到這的穆清宴看了小孩一眼,小孩察覺到目光投向自己“誰啊?”

“隻能問一次”“唉,秦大體委回來了啊,咋還牽上手了呢”聽見此話的李思思紅了臉,就連耳朵尖紅的都能透光了,“斯,找揍啊是不是?”

看見女朋友的反應,秦明遞過去了一記眼刀。

“錯了錯了,不敢調侃你倆了”“來來來,秦哥你倆來這坐” “謝了,兄弟”“小孩,餓冇餓,我帶你去吃東西去?”

肚子有點餓的穆清宴和小朋友說道。

“好”便拉著小朋友起身。

眼尖的同學看到宴哥起身提醒周圍人,身為宴哥的兄弟看出宴哥有話要講,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等待著宴哥的發言,原本是想悄悄摸摸帶著沈君悅走的人,不得不和在場同學說一聲了“咳,錢不用你們管我跟前台說過了,我就先走了。”

“哥哥姐姐們,我就先走了啊,祝你們玩的愉快。”

沈君悅乖巧的言語,萌化了一群少男少女的心。

“宴哥牛逼啊”“宴哥注意安全噢”“你們先玩我送送宴哥”此時的秦明突然想起來,宴哥的車鑰匙還在自己這 ,跟自己女朋友說聲“宴哥車鑰匙在我這,我去還一下,馬上回。”

此時兩人己經推門走了出去,“唉唉唉,宴哥你車鑰匙。”

聽見此話的穆清宴停了下來摸了摸兜,此時秦明也趕了上來,“宴哥你機車鑰匙,忘了還了。

車在停車場那塊。”

“行。”

“小朋友再見”“再見,秦哥”“小朋友你想吃啥?”

“我都行”“要不燒烤?

小朋友愛吃燒烤嗎?”

“可以”……“穆少好”“406那間錢不用他們付,扣我賬上就行”“好的穆少”穆清宴將手伸向小朋友,怕他不懂說了句手“小孩,手給我”“嗯?”

沈君悅雖然不理解但還是乖乖照做將手遞給左邊的人,穆清宴順勢握上輕聲解釋了一句“外麪人多,牽好”“嗯好”彆看沈君悅表麵平靜,實則內心在想為什麼自己都要高一了,走個路還要像小孩子一樣被穆清宴牽著手,關鍵是穆清宴為啥還這麼高呢,跟他一起走顯得自己很矮。

穆清宴伸手在小朋友眼前揮了下“小孩,想啥呢這麼入迷” “冇啥” “走了,過道了”“嗯,你有冇有高一的書,我想提前預習 ”“咋了怕之後跟不上老師進度?”

“嗯”“有是有,不過冇有改版嗎,我的是19屆 了”“應該不能改,我看個大致 ”“我明天問問我妹有冇有吧”“妹妹?”

還有個弟弟,她倆龍鳳,馬上高二了我這離學校近,父母經常出差,就把他倆扔給我了”“要我教你嗎?

我學的還不錯”“還不錯?”

“嗯,幾乎是年級前三偶爾失誤考個二 三”穆清宴自己說完都覺得像凡爾賽“果然是學霸,我真慶幸冇和你一個年級”“所以要不要我給你講?”

“用用用,必須用”“到了,進去吧”“要來點什麼”“您先忙,我們掃碼點單 。”

“哎,好嘞”夏天的晚上**點正是燒烤攤最忙的時候,尤其是星期五的這晚,忙碌了一週的人們拉著兩三個好友找一家常去的小店,坐下來喝喝酒,隨便吐槽一下領導及一些狗腿的同事。

接下來就是邊吃邊聊,女同誌們聊的可能就是最近的八卦或者是和對象的情感糾紛,最後又可能聊到看好了哪個包包,或者是彩妝;男同誌則是與兄弟從家庭瑣事談到國家大事,最後一起聊聊年少無知時的故事,談談自己的遺憾。

……穆清宴將手機遞給小孩“你看看要吃什麼,隨便點就行請得起”小孩並冇接過手機,隨之道了一句“你點吧,我都行,我來瓶啤酒吧”聽見小孩的話語穆清宴輕笑了一下調侃到“你就不怕你喝醉了,我對你乾一點什麼?”

“你不是這樣的人,至少目前我覺得你不是這樣的人”這句話是沈君悅首視穆清宴說的“小朋友,看不出來你對我還挺信任的啊”“而且我酒品很好的,不至於一瓶啤酒就喝醉”“行,百威行嗎?”

“行的,常溫”“那就來一瓶,吃完飯帶你去買東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