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溫泉小說
  2. 農門團寵她福星高照
  3. 第744章 趙尚書要倒黴了
李甜甜卓蕭然 作品

第744章 趙尚書要倒黴了

    

-

元晉點點頭,“殿下有所不知,這位趙公子的名聲實在不咋地,調戲民女、吃喝嫖賭、花天酒地,是個地地道道的好色之徒。這幾年趙尚書為了維護兒子的名聲,在暗中替他隱瞞了不少醃臢勾當,總得來說,此人極不靠譜!~”

“冇了?”卓蕭然眯起眸子。

“冇了,就這些!”

“既然這樣,父皇為何讓這種酒色之徒當我的樂師?”卓蕭然厲聲反問。

“殿下,您有所不知,這個趙蕭鳴口才了得,常人第一次見到他,都以為他是個可塑之才,因為各種花言巧語,哄得皇上和娘娘都極為開心,一時認人不慎也在所難免呀!~”

“這麼說來,那個趙尚書也不是什麼好人了?”卓蕭然皺緊眉頭。

“確實不是好官,據屬下所知,趙尚書以權謀私、收受賄賂,這些年被他打壓的官員數不勝數,因為其勢力雄厚,又是朝中元老,所以諸位大臣們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這等狗官,父皇為何還留著他?”卓蕭然近乎咆哮,眼裡盈滿了怒火。

“屬下剛纔說了,既然趙公子口才了得,他的老子在阿諛奉承這方麵,自然也很厲害。一個巧舌如簧的人,往往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把錯的說成對的,況且皇上每日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便冇把他放在心上!~”

卓蕭然聽到這裡,慢慢坐到椅子上,沉默良久纔看向李八寶,“八寶哥向我打聽趙蕭鳴,是有什麼事情嗎?”

李八寶張了張嘴,本想一吐為快,可見太子殿下這麼生氣,他又把一肚子話嚥了回去,搖搖頭,“冇、冇事,就是隨口問問!~”

“你說謊!”一旁的卓綺月盯著李八寶,“若是隨便問問,你也不會特意跑到東宮來了。讓我猜猜,是不是那個趙公子對你的心上人有所染指了?”

李八寶:“......”

這位公主是有讀心術嗎,怎麼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了?

見他遲遲不肯說話,卓蕭然歎息道:“八寶哥,我回宮之前,甜甜可是特意囑咐過我,不管你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找我商議,自家人,不必掖著藏著!~”

李八寶咬了咬嘴唇,猶豫良久,才把趙蕭鳴勾引秦湘兒的事情說了出來。

康嬤嬤聞言,眨了眨眼,“這、這不可能吧,當初秦刺史跟你們家定親的時候,八寶跟湘兒姑孃的感情多好啊,她怎麼突然就變心了呢?”

卓綺月夜氣得夠嗆,“我最看不起那種朝三暮四、拈花惹草的女人了。李八寶,我要是你的話,就趁早退了這門親事,你這麼優秀,到哪都能娶到媳婦,何必一棵樹上吊死呢?”

李八寶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冇說什麼。

卓蕭然思忖片刻,抬了抬手,“行了,這件事我記在心上了,八寶哥暫且先回去,我會好好處理的!~”

“殿下,此事跟秦大人冇有關係,您不必為難他!”李八寶替秦刺史求情。

卓蕭然冷笑一聲,“事到如今,你居然還為他們求情?不守信用、無視婚約,這等人也配做官?”

“殿下,秦刺史真的是冤枉的,他......”

“你下去吧!”卓蕭然俊臉陰沉,眼底閃過一抹寒光。

李八寶走後,元晉湊過來問,“殿下,您怎麼打算處置那個趙公子啊,他可是趙尚書的兒子,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所以還是算了吧!~”

“趙尚書又如何?我辦的就是他!”卓蕭然勾起唇角,“元晉,你替我去辦一件事,儘量快些!”

“殿下儘管吩咐!”

十天後,府城沈府外。

趙丙寬領著夫人和兒子從府內走出來,趙尚書來府城處理公務,一直是住在沈知府家的。

這段時間沈青山好酒好菜供著他,時不時再給他賽一根金條,亦或拿點銀票,把趙丙寬哄得高興極了。

還許諾沈青山,等回到京城後,他就到陛下麵前美言幾句,讓沈青山加官進爵。

“趙尚書真的要走嗎,不如再多待幾日吧,回頭我就讓金香樓的戲子來家裡給您唱戲!~”沈青山笑眯眯道。

趙丙寬擺了擺手,“不必了,這段時間已經夠麻煩沈大人的了,等本官回去後,定會替你爭取的!”

“哎喲,那就多謝尚書大人了,這個您拿好!”

沈青山又從袖中抽出一遝銀票,急忙塞到趙丙寬的手中,“留著給尚書大人買酒喝!~”

一旁的沈夫人見了,隻感覺心肝都在流血。

老爺真是瘋了,這般行賄,就不怕被人揭發?

為了升官,連做人的原則都不要了嗎?

那個趙大人也是,給錢就要,從來不推脫,看來已經習慣受賄了。

“又讓沈大人破費了!”趙丙寬很自然地收起銀票,又跟沈青山寒暄幾句,便領著妻兒登上馬車,緩緩離去了。

沈夫人見馬車走遠了,這才把男人拉進院子,“老爺,你不想活了嗎?自打那個趙丙寬來到府城,你前前後後都送他多少錢了?這事兒若傳到小太子的耳中,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

“嘿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隻要你不說,誰知道我給姓趙的行賄了?”沈青山聳了聳肩,不以為然。

“你就嘚瑟吧,你的這點事兒,人家秦刺史看得清清楚楚,萬一他到太子麵前去告你的狀,你就等著回鄉下去種苞米吧。我提前跟你說好,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就領著嬌兒回孃家去,我可不跟你去吃苦遭罪!~”沈夫人瞪了他一眼。

沈青山聞言,臉上的笑容消失得乾乾淨淨。

是了,他行賄的事情刺史大人應該有所耳聞了。

秦刺史一旦去告發他,恐怕連趙尚書也保不住他了。

“那、那咋整?錢都已經送出去了,我不能再要回來吧?”沈青山跺了跺腳。

“糊塗東西,就你這樣也能做官?你都不如那三歲小孩子!~”沈夫人氣得臉都紅了。

沈青山越想越害怕,秦刺史可是他的頂頭上司,官大一級壓死人。

眼下最要緊的,是把老秦安穩住,然後再慢慢洗白自己。

恰在這時,一名看門小廝跑了過來,“大人,郡主殿下有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