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蝸 作品

第 2 章

    

-

過了一會,徐如便收拾好了行李。這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夏青鬆的第二個小秘密。他本人看起來成熟可靠,看起來是可以把一切都收拾的井井有條的樣子。可是他實際上是一個很不喜歡去收納的人,剛好徐如又是收納小能手,於是自然而然地養成了夏青鬆做飯,徐如收拾的模式。

徐如走到廚房,夏青鬆已經處理好了食材。切成細絲的黃瓜和胡蘿蔔,處理好的蔥薑蒜,肥廋分開後被切成小肉丁的五花肉還有被調製好濃鬱醇厚的醬汁分彆被放進形狀不一的玻璃大碗中。

徐如進來時,夏青鬆正將煮熟的麵撈出來放進裝有冷水的碗中。看見他時,將手中的筷子遞給他。

“你來撈麪,我去弄醬了,不然來不及了。”夏青鬆很快處理好了醬,徐如已經把所有需要用的東西放在餐桌上。

在參加選秀之前,徐如過了四個月的北漂生活。初到北京的他,租了一間地下室後,全身上下隻剩下32.5塊錢。那時候最大的一個願望就是吃一碗炸醬麪。一起在超市裡工作的同事說,“全北京最正宗的炸醬麪那可不在麪館,你要找一個北京朋友,去他們家吃,那纔是真正的美味。”那個同事喜歡上了一個北京小姑娘,從追求到戀愛,每天上班不是唸叨著女朋友就是炸醬麪。

徐如都被他唸叨的有點饞了,所以每一個饑腸轆轆的夜晚,他總是一邊想象著炸醬麪的味道一邊咽口水強迫自己睡著。

“要是有個北京朋友給我做炸醬麪吃就太幸福了。”十八歲的徐如這樣想著。

二十歲的徐如很幸福,他一邊豎著大拇指,一邊將黃瓜絲和胡蘿蔔絲放進碗中,,然後拿著筷子攪拌著醬汁,就開動了。

“聽王姐說,你已經兩個月冇有去過練習室了。”吃飽了正準備起來收拾碗筷的徐如冷不丁被問了一下。

“我請過假了。”

王姐是他們的舞蹈老師,雖然成團兩年了,但是,公司一直很關心他們的成長,想著學無止境嘛,舞蹈和其他專業課一直保持著。不過後麵他們幾個演戲的演戲,參加綜藝的參加綜藝,雖然還是在一直持續的練舞,但是他們一起練習的情況不是很常見。

“有個旅遊綜藝請我去常駐,我順便給製片人推薦了你,他看了一下簡曆,感覺你很不錯,同意了。想要見你一麵,順便簽合同。”夏青鬆看出他不想談論這個,換了個話題。

“啊。”

竟然還有製片人會要他。GEA於兩年前出道,當時播出的時候,明明是大製作,結果反響平平,也冇有什麼大公司願意跟他們簽約。最後,還是現在這個公司的王總感覺GEA是一個會漲的股票。明明公司也纔剛剛成立,但還是以全部身家簽下了他們。

而經過一些衍生團綜和電視劇之後,發現,哎,好像真的有不火的宿命。到現在,GEA廣為流傳的事件還是郭牧打人事件還有徐如演技問題。你在瀏覽器上一搜GEA,後麵保管跟上這兩個詞條。

“是個小綜藝,應該製作費也冇有多少,才請的我,其他人好像也請不太起,我就推薦了你。”

“哦。”原來是這樣。

“好的。我這幾天都有時間的,你看製片人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帶趙哥過去簽合同。”

“有時間啊......那為什麼要請假啊。”

“我......”

“好了,去洗碗吧。”

窗外的銀杏樹上一片不起眼的葉子從枝頭滑落,這片葉子飄啊飄,慢慢地墜下,按照它的軌跡,它本該到樹下,突然,一陣清風拂過,葉子飄啊飄,迎來了屬於自己的奇幻旅途。

春天是旅遊的好季節,一檔旅遊綜藝《熱愛這個世界》也悄悄開始拍攝。

節目邀請到了五位嘉賓,立意是以少年的視角怎麼去觀看這個世界,怎麼去看待旅行的意義,和對生命的看法。五位嘉賓分彆是男團成員GEA的成員夏青鬆和徐如,男演員顧煜,相聲演員顧惜朝,三絃演奏家卜一一。五位少年性格迥異,職業不同,但相同的說,他們都很年輕,都在成長的路上,都有對人生的疑惑,且看他們會走出一段怎樣的旅程。

蘇青青寫完宣傳語,感覺非常棒。“我可真是個天才,第一次寫,就能寫出這麼厲害的句子,這節目不得大火特火。”

徐如起了個大早,這是他這一年接到的一個最大的通告。從那件事情以後,他就冇有接到什麼真正的通告。

他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所以從簽完合同之後,便開始計劃準備,但是節目組什麼都冇有通知,隻是創辦了一個微信群,提醒嘉賓帶幾件厚衣服。

而按照導演組的安排,成員們要騎自行車在九點之前到達拍攝的地方。徐如時間還挺充裕,吃了個早飯,掃了一輛共享自行車,悠哉遊哉地騎到目的地。發現才八點半,現場嘉賓隻有他一個人到了。來的太早,所有攝像機都對著你的時候,難免無聊且有點尷尬。

所以徐如在等待其他人的時候順便觀察了一下現場。現場放著一張巨大的海報,上麵大大寫著“熱愛這個世界”,海報的色彩很豐富,五個少年的樣子被油畫濃墨重彩地呈現出來。

穿著大褂打著快板的,彈著三絃的很好猜測,應該是顧惜朝和卜一一。而剩下三個,因為之前後采的時候,徐如說過自己的關鍵詞是跳舞,所以,跳舞的少年一定是他。剩下的,徐如就真的猜不出了,一個穿著古裝的少年和一個腦子上有著疑問小符號的少年。如果真的要猜,徐如的私心覺得夏青鬆應該是那個長得帥一點的古裝少年。

不過,徐如冇有等太久,一個少年走了進來,看見徐如,大方地伸出手,“你好,我是顧惜朝。你是徐如”

“是的,你好。”

“你的微信頭像很可愛,是你自己的貓嗎?”

“嗯嗯,它叫肉鬆,剛三個月,你也喜歡貓。”他們之前從來冇見過麵,顧惜朝找了一個話題破冰,徐如也順著他的話題聊了下去。等到有人進來時,才停下話題,看向來人。

卜一一和顧煜是一起進來的,顧惜朝好奇地問,“你們怎麼一起進來了。”

卜一一連忙說“我們在來的路上遇見的,就一起過來了。對了,大家好,我是卜一一。”

顧煜聽了卜一一的話,挑了挑眉,笑著說。“你們好,我是顧煜,是一個演員。”

徐如和顧惜朝也趕忙介紹起自己。

等到大家說得差不多,導演組也開始說話,“由於不可抗拒的因素,夏青鬆老師將不能參與本次及第一期的錄製了。”

這件事徐如知道,夏青鬆給他說了。原因是他參演的一部小製作電視劇爆冷獲獎,甚至直接助力他獲得了最佳男二號,這個獎的分量很重,是圈裡極具權威性的獎項,必須要去現場領獎,夏青鬆不得已給節目組請假。夏青鬆說,本來他已經做好賠違約金的準備,但是製片人跟他說,讓他放心大膽的去。如果成功了,也是給節目增光添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