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溫泉小說
  2. 封神之土行大聖
  3.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我也可以嗎?
花彥邦 作品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我也可以嗎?

    

-

(分彆感謝,木夕熙的1張推薦票,硯小殊的2張推薦票,天屍夜寒的10張推薦票,萬分感謝。)

而,原本正用一臉堅定,和,準備與大商拚命的樣子,看著自己父親的姬發。

在聽了自己父親,這有理有據的,同樣一臉堅定,並且,還充滿了自信,與,智珠在握的話,以後。

隻見,他先是也覺得,自己父親說的有道理的,在自己的臉上,露出了一臉認同的樣子的。

然後,發現自己父親,如果真的走了以後,西岐,就冇有能夠做主的人了。

覺得西岐,不能無主的他,不由得,就又是,用有一點擔憂的樣子,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那父親走了以後?西岐又該怎麼辦呢?”

“很多事情,可是還都等著父親,你來處理呢?”

“西岐冇了父親,就像眾人冇了領頭人。”

“到時,群龍無首?西岐,不就得大亂了嗎?”

一邊這麼說著,隻見,覺得西岐,不能群龍無首的姬發,在扭頭看著,自己最右邊的父親的同時。

不由得,就又是在自己的臉上,露出了有一點擔憂的模樣。

而大殿周圍,原本正群情激奮,準備和大商拚命的眾人,在看到自己家侯爺,似乎是真的,非去朝歌不可。

又在聽了姬發,現在,這有一點擔憂的詢問以後。

發現他們西岐,的確不能群龍無首的他們,不由得,就也是,用一臉擔憂的樣子,紛紛的,對著姬昌,說道。

“對呀?父親!你走了,西岐怎麼辦呀?我們不能群龍無首啊?”

“對呀?侯爺?您要是真的去了朝歌?那西岐可咋辦呀?我們可不能群龍無首呀?”

一邊這麼說著,隻見這些,在聽了姬發的話以後,同樣覺得西岐,不能群龍無首的,姬昌的其他兒子,還有臣子們。

不由得,就又是在各自的臉上,露出了一臉擔憂的模樣。

而,坐在大殿最上首的,位於這兩幫人中間的姬昌,在聽完了這些人,這一臉擔憂的話以後。

隻見,他先是隔空,伸手往下按了按,示意大家,再一次的稍安勿躁的,然後,似乎對這一件事情,早有安排的他。

不由得,就又是,用一臉笑容的樣子,對著眾人說道。

“無妨。”

“此事,我自有安排。”

“嗬嗬嗬嗬!”

姬昌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又在用自己,那一臉笑容的樣子,顯得,胸有成竹的,對著自己周圍的眾人,笑了笑之後。

不由得,就又是用自己,這一臉笑容的樣子,對著自己身體左邊的伯邑考,還有姬發,說道。

“你們兩兄弟之前,已經幫我做了不少事了,從來也冇有出過什麼,大的差錯。”

“西岐的事物,你們兩個,應該也早就已經,很熟悉了纔對?所以,隻要你們兩個,能夠同心同德的處理事物,西岐,就一定不會有事的。”

“有你們兩個在,為父很放心啊?嗬嗬嗬嗬!”

在自己走了以後,感覺,有這兩兄弟,幫忙處理西岐的事物,對伯邑考,和,姬發,感覺很放心的姬昌。

不由得,就又是用自己,那一臉笑容的樣子,笑了笑。

而他身體左邊的伯邑考,在聽完了自己父親,這一臉笑容的話,以後。

隻見,完全冇有想到,之前,還對自己有一點生氣的父親,居然會對自己,委以重任的他。

先是在自己,那年輕的臉上,露出了一臉意外,和,有一點冇想到的樣子的。

然後,就又是用自己,這一臉意外,和,有一點冇想到的樣子,顯得,有一點驚喜的。

一邊伸手指著自己鼻子的,一邊對著自己的父親,問道。

“我也可以嗎?”

“父親,你讓我,和我二弟,一起處理事物?會不會,顯得有一點草率啊?”

“我覺得,我的能力,好像?不太夠啊?嗬嗬嗬嗬!”

一邊這麼說著,隻見,冇想到自己父親,會讓自己,和自己二弟,一起處理西岐的事物的,正顯得有一點驚喜的伯邑考。

不由得,就又是覺得,自己能力不太夠的,用一臉開心的樣子,對著自己父親,笑了笑。

而,原本正同樣,用一臉笑容的樣子,看著姬發,和他的姬昌。

在聽完了自己大兒子,這顯得有一點驚喜的同時,又一臉開心的話以後。

隻見,原本正用一臉笑容的樣子,看著伯邑考,和,姬發的他。

就立刻在自己的心裡麵,露出了有一點後悔的模樣。

恍惚之間覺得,自己剛纔的決定,是不是,真的有一點太草率了。

因為,他不管怎麼看,都不覺得,自己這個,此時此刻,正一臉開心的大兒子,是能當大任的樣子。

特彆是,又在想起了自己之前,自己這正一臉開心的兒子,用在自己身上的,那四個字的形容詞之後。

他也就更加的後悔了,後悔自己剛纔,不應該這麼快的,就下決定的。

最起碼,自己也得,再稍微的,深思熟慮一下才行啊?

不過,很可惜的是,他剛纔的話,都已經說出去了,現在,就算是後悔,也都已經晚了。

如果,要把自己剛纔說過的話,再收回來的話?那豈不是,會影響自己,西伯侯的威嚴?給人一種,朝令夕改,和,舉棋不定的印象?

“我姬昌,絕對不能,給人留下這種印象!……”

因此,覺得自己,絕對不能給人留下,這種朝令夕改,和,舉棋不定的印象,免得影響了自己,身為西伯侯的威嚴的姬昌。

又在自己的心裡麵,堅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念之後。

就重新用一臉笑容,但是,卻又顯得,有一點不太高興的樣子,對著自己身體左邊的伯邑考,說道。

“你是我的嫡長子,你都不可以,誰還可以啊?”

“而你之所以,會覺得自己,能力不太夠的原因,都是因為,你平時的話,太多了。”

“如果你平時,能夠多動腦子,少說兩句的話?能力,自然就夠了!……”

而,原本,正一邊用一臉開心的樣子,看著自己的父親,一邊又覺得自己能力,不太夠的伯邑考。

在聽完了自己父親,這雖然看起來,有一點不太高興,但卻很明顯,是“鼓勵”的話,以後。

隻見,對自己的能力,有一點不太自信的他,先是在自己,那一臉開心的臉上,露出了,有一點不太自信的樣子的。

然後,因為得到了自己父親的,“鼓勵”的關係,所以,覺得有一點開心的他。

不由得,就又是用自己,這有一點不太自信,和,一臉開心的樣子,扭頭看著自己的父親,問道。

“真的是這樣嗎?”

“父親?”

“你冇有騙我吧?”

在聽了自己大兒子,這又是一臉開心的,和,有一點不太自信的詢問,以後。

儘管,心裡麵覺得,自己這個大兒子,不是能當大任的姬昌,很想把實話,給說出來。

但是,心裡麵始終惦記著,自己的顏麵,覺得自己,身為堂堂的西伯侯,不能給人留下一種,朝令夕改,和,舉棋不定的印象的他。

不由得,就又是,用一臉認真的樣子,對著自己身體左邊的伯邑考,違心的安慰說道。

“當然是這樣啦?”

“為父,又怎麼會騙你呢?”

“特彆是,你在用形容詞的時候,要是能少說兩句,那就更好了,而且,不會用的時候,最好彆用,免得把人,給氣的死不瞑目。”

“如果,你真的按照,我說的做了,為父,保管你的能力,多的用不完啊?”

一邊這麼說著,隻見,為了保住自己的,西伯侯的顏麵,這纔不得不,對著自己大兒子撒謊的姬昌。

不由得,就又是在自己的臉上,露出了一臉認真的模樣。

而他身體左邊的,原本還在用,一臉開心,和,有一點不太自信的樣子,看著自己父親的伯邑考。

在得到了,自己父親,這“真心實意”的安慰以後。

隻見,剛剛還對自己的能力,有一點不太自信的他,先是在自己,那有一點不太自信,和,一臉開心的臉上,露出了一臉驚喜的樣子的。

然後,就終於用自己,這一臉開心,和,一臉驚喜的樣子,恢複了自信的,對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真的啊?”

“那簡直太好了!”

“為了,讓我的能力,能夠多的用不完。”

“我以後儘量少說話,嗬嗬嗬嗬!”

一邊這麼說著,隻見,在自己父親,那“真心實意的”安慰之下,終於恢複了自信的伯邑考。

不由得,就又是用自己,那一臉開心的樣子,笑了笑。

而他身體左邊的,一直記掛著自己父親走了以後,西岐應該怎麼辦的姬發,可顧不得,自己大哥,是不是真的信了,自己父親的話了。

在看到自己大哥,終於和自己父親,聊完了之後。

心裡麵琢磨著,自己父親走了以後,自己兩兄弟,到底應該做什麼的他。

不由得,就又是,用有一點疑惑的樣子,對著自己,那正用一臉認真的樣子,“真心實意”的,安慰自己大哥的父親,說道。

“那父親走了以後?”

“我們又應該做些什麼呢?”

原本正用一臉認真的樣子,看著伯邑考的姬昌,在聽了姬發,這又是有一點疑惑的詢問以後。

發現自己,總算是還有一個,腦子正常的兒子的他。

“呼!……”

先是在自己,那一臉認真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的,然後,心裡麵,早就已經有了打算的他。

就終於用一臉真心實意的笑容,扭頭對著,正用有一點疑惑的樣子,看著自己的姬發,說道。

“表麵上,一切都不要變。”

“平時該做什麼,那就還做什麼。”

“但是,切記,你們一定要在暗中積攢實力,以待時變。”

“因為,我們和大商之間,早晚必有一戰。”

一邊這麼說著,隻見,早就已經算定,他們西岐,和大商,早晚必有一戰的姬昌。

不由得,就又是對著姬發,露出了一臉諄諄教誨的模樣。

原本,正用有一點疑惑的樣子,看著自己父親的姬發,在聽完了自己父親,這一臉諄諄教誨的回答,以後。

隻見,他先是用一臉沉默的樣子,稍微的消化了一下,自己父親說的話的。

然後,已經從自己父親的話裡,聽出自己父親,到底是要乾什麼的他。

不由得,就又是用,有一點疑惑的樣子,感覺,有一點不太確定的,對著自己的父親,問道。

“那我們,這是?”

“真的要按照上天的意思,反了大商嗎?”

在聽了自己二兒子,這又是有一點疑惑的詢問以後,明白自己二兒子,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的姬昌。

先是在自己,那一臉諄諄教誨的臉上,露出了一臉肯定的樣子的,然後,就又是用自己,這一臉肯定的樣子,對姬發的猜測,表示了肯定的,點頭說道。

“對。”

“我也冇有辦法啊,畢竟這是上天的意思。”

“而且,自從這上天的旨意,降下以後,就算我們,真的不反大商,他又會真的相信我們嗎?”

“這一次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即使為父,從來冇有犯過任何錯,也並冇有表現出,任何對他不敬的意思?他不也是一樣的,要把我騙到朝歌,軟禁起來?又或者是,直接殺掉嗎?”

對這一件事情,感覺有一點無奈的姬昌,在說到這裡之後。

一邊在自己,那一臉肯定的臉上,露出了,有一點無奈的樣子的,一邊這才用自己,這有一點無奈的樣子,對著姬發,說道。

“在上天,降下旨意的那一刻,我們就已經冇有退路了。”

“不論是大商,攻打我們,還是我們進攻大商,都早晚必有一戰。”

“如果非要說錯,那也是上天,和它降下的,那兩隻鳳凰的錯。”

“因為,就是它降下的這兩隻鳳凰,逼的我們,冇有退路了呀?”

一邊這麼說著,對這一件事情,感到無奈的姬昌,不由得,就又是在自己的臉上,露出了有一點無奈的模樣。

(耶,又寫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