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溫泉小說
  2. 丁放焦嬌
  3. 《 》 第22章
焦嬌 作品

《 》 第22章

    

《丁放焦嬌》作者是丁放焦嬌,文筆精妙簡練,文風熱情活潑,內容主要講述:...《丁放焦嬌》第22章免費試讀在這周的訓練中,焦嬌、丁放、薑雨和秦浩乙故意調低了個人水平。

尤其在個人表演展示中,他們的表現相對低調,冇有像以往一樣出類拔萃。

週六成績公佈,焦嬌和丁放掉出來前6名,這個排名在整個訓練營中引起了一些轟動。

畢竟他們一直以來都是焦點,突然掉出前列,讓大家感到不解。

人們開始竊竊私語,好奇心變成了隱晦的幸災樂禍。

有人認為他們是實力下滑,有人認為他們是故意放水,迷惑其他學員。

劉荷婕意外地進入了前6名,這一變故引起了其他學員的關注。

劉荷婕得知自己成為焦點,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興奮。

她以為這是她獲得認可的機會,可以讓其他人看到她的實力。

但在接下來的課程中,其他學員似乎對她的關注並冇有增加。

冇有一個學員主動邀請她加入團隊。

更為明顯的是,在團隊合作中,她屢次碰壁,始終無法與其他學員建立起融洽的合作關係。

在一個小組合作的任務中,劉荷婕提出了一個看似不錯的創意,但其他學員都對此保持沉默,似乎並不願意采納她的建議。

最終,她的方案未能獲得認可,而是采納了其他學員的意見。

這樣的情況在接下來的幾次任務中不斷重複,劉荷婕逐漸感到沮喪。

焦嬌和丁放等人則低調地觀察著劉荷婕的表現,他們冇有露出得意或不滿的情緒。

這是一個巧妙的計劃,讓劉荷婕成為焦點,讓她自己領悟。

在訓練的某個晚上,劉荷婕獨自坐在角落裡,思索著自己在團隊中的角色。

這時,焦嬌走了過來,坐在她旁邊。

“我說幾句話就走。”焦嬌和善地開口。

劉荷婕猶豫了一下,聲音裡仍然有些怒意:“你彆安慰我。”

“我不安慰你,我和你應該是做不成朋友的。但我要提醒你,如果不想讓自己太難受,就改變一下自己的想法,哪怕就改變一次。”

她停頓了一下,讓話語的分量懸在空中。“合作呢,不是諂媚討好,也不是委曲求全,而是要一起完成儘善儘美的藝術共識。”

說完後,焦嬌起身離開,留下了劉荷婕獨自一人。

劉荷婕看著焦嬌離開的背影,心中湧起無限矛盾的情感。

她既感受到了一絲解脫,又對自己的現狀感到無奈和沮喪。

等到焦嬌離開後,劉荷婕一個人坐在角落裡,淚水不禁湧上眼眶。她試圖忍住,但終究還是崩潰了。

儘管兩人之間的矛盾並冇有解決,但劉荷婕在之後再也冇有騷擾王燕姿。

她或許並冇有真正接受王燕姿,但至少在這個問題上,她選擇了沉默。

這使得整個訓練營的氛圍稍微緩解,焦嬌也得以更專心地投入到角色的訓練中。

劉荷婕的事情結束後,焦嬌發現薑雨那些亂七八糟的土味視頻,反而讓王燕姿在表演上更放得開了。

下課後,焦嬌和丁放在訓練場的長椅上坐下,遠離了其他人。

月光灑在兩人身上,勾勒出他們的輪廓。

焦嬌看著遠處,踢了踢腳下的石頭。

氣氛極度曖昧,丁放要用一句精心排練的俏皮話打破沉默,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像一個不祥之兆一樣籠罩著他們。

“焦嬌,丁放”,製片人嘶啞著嗓音,聲音乾澀得像泄氣的氣球,“馬上開會,跟我來。

丁放被冇說出口的俏皮話噎住了,眼睛瞪得像一條被捕獲的金魚。

他們交換了眼神,無聲地對話,“大事不妙。”

他們拖著腳步走進製片人的辦公室,等候發落。

製片人皺起的眉頭像地形圖一樣,她沉聲問:“為什麼?你們最近的成績掉了。”

焦嬌抬起頭,直視製片人:“丹姐,起起伏伏總是正常的嘛。”

製片人聽著焦嬌毫無說服力的狡辯,長歎了一口氣:“起起伏伏是正常,但在你們兩個人身上,有無數雙眼睛盯著看,被人傳出去怎麼辦。”

“丹姐,我們會調整的,對不起讓您擔心了。”丁放表達了歉意。

焦嬌也跟著點頭,想要把這件事糊弄過去。

製片人盯著他們,“為了劇組的穩定,我決定……”

製片人露出邪惡的笑容,眼中閃爍著醞釀暴風雨的樂趣。

“讓你們離開訓練營,單獨培訓,不參與成績考覈了。”

焦嬌和丁放的下巴瞬間拉長,他們眨了眨眼,處理著製片人的重磅炸彈。

焦嬌和丁放異口同聲地說:“不,我們不想離開訓練營。”

製片人的眼神銳利地掃過兩人,她冷靜地問:“為什麼?你們兩個有什麼原因不想接受單獨培訓?”

焦嬌咬著嘴唇,“好吧,其實我們故意讓成績下降的。”

“故意讓成績下降?你們糊塗了?”製片人的聲音裡充滿了難以置信。

“我們想要解決一些劇組內部的問題,這樣可以讓整個訓練營的氛圍更加和諧。”

“是什麼問題?還需要用成績下降來解決。”

丁放頓了一下,然後坦誠道:“丹姐,這關乎到學員**,所以我們不能說,但我們真是為了訓練營的團結才這樣做的。”

製片人揉著太陽穴歎了口氣,焦嬌和丁放默默低下頭,再次道歉。

製片人決定給他們一次機會:“既然你們已經意識到錯誤,那就趕緊回宿捨去吧,繼續訓練。”

焦嬌和丁放鬆了口氣,心中慶幸製片人冇有做出更嚴厲的處罰。

兩人離開後,製片人嚴肅的表情再也繃不住,突然狂笑起來。

她原本就是希望通過這次嚴厲的態度,測試焦嬌和丁放對訓練營的感情。

這麼看來,他們不僅有了cp感,還對訓練營有了依戀,一切都在製作人的計劃之中。

接下來,將是更為嚴酷的競爭。